近日青岛男童离奇失踪18年堂叔系嫌疑人,父亲希望法律能严惩凶手登录了热搜,也是在网上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,那么很多小伙伴可能还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如何,小编也是在网上查阅了一些信息,那么接下来就分享给大家来了解下青岛男童离奇失踪18年堂叔系嫌疑人,父亲希望法律能严惩凶手吧

【青岛男童失踪18年堂叔系嫌疑人】这两天,“男孩离奇失踪18年,堂叔系嫌疑人”的消息,打破了蓝村街道古城村的宁静。9月6日,半岛全媒体记者在村里见到了男孩的父母,母亲独自坐在炕上,望着墙角发呆,63岁的父亲王先生希望法律能严惩凶手,还孩子一个公道。2002年,村民王先生10岁的儿子兴兴突然失踪,为了寻找孩子,王先生和家人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孩子一直杳无音讯。近日,王先生从警方获得消息,孩子已经不幸遇害。男孩当年的老师说,这些年孩子父母很少在家里住,他们一直在找孩子,“他们一直幻想孩子还活着,而现在这个结果……”现场>>>正在进行男孩尸骨挖掘工作9月6日,记者到达位于即墨区蓝村街道的古城村。村内一家小型超市的老板告诉记者:“沿路向东到主路,再向南走三百米,经过古城村村委,不远处一个路口,向西走就能看到挖掘现场。”记者根据超市老板的指引,来到了“挖掘男童尸骨的现场”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挖掘地点四周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一台挖掘机正马不停蹄地挖掘,一旁堆满了挖出的黑色淤泥、垃圾等。挖掘机挖满一铲后,在一旁的地面上,一点一点抖动,慢慢地将一整铲抖落,一旁的工作人员正在仔细观察抖落而出的垃圾和泥土,货车正不断向外运输挖出的泥土和垃圾。村民告诉记者,挖掘的地点原本是一个水湾,后来很多居民在水湾中倾倒垃圾,淤泥和垃圾越积越多,最后直接将此处填埋,并在此基础上修了一条路。警戒线外聚集了不少村民,围观现场情况。村民王大爷今年79岁,他清楚地记着,男孩失踪是18年前的清明节次日下午,“我和孩子的父亲认识,人很好,他家兄弟姐妹七八个,孩子的父亲家中排老二,孩子的堂叔排老三,但是孩子我不认识。”班主任>>>孩子当年很活泼,成绩也不错记者随后经过多方询问,找到了当年教过男孩的老师。老师告诉记者,当年孩子失踪时他42岁,如今已经60岁了。孩子大名叫王某辉,当年在读小学三年级,学校与王某辉家仅一条马路之隔。“当时三年级只有一个班,大约30名学生,王某辉当年学习成绩还算不错,在班里排第10名至第15名,平时很活泼,有些调皮,喜欢运动,爱打篮球,与同学关系都不错。”老师告诉记者,当年孩子失踪时,他正在家中吃饭,“我突然接到了男孩父亲的电话,得知了男孩失踪。然后我第一时间赶到了孩子家,帮忙一起寻找”。随后,这位老师又回到学校办公室,找出了班级家长的花名册,向班里的家长逐一询问有无男孩的线索。当天很多人都参与了寻找,但是到了晚上9点左右,仍然没有任何线索,老师和男孩的父亲随即报警。第二天老师和男孩父亲一起,赶到了青岛市区,通过电视、登报等方法寻找孩子。“这18年,他们一家人很少在家里住,一直在外寻找孩子,花了很多钱,孩子的父亲曾经做生意,后来无心再做生意了,一家人抱着孩子还活着的希望全国各地地寻找。”老师告诉记者,孩子刚失踪时,王先生一家人一直哭,非常伤心,害怕孩子被拐卖、卖器官、出车祸或是流落街头乞讨,“一家人曾张贴过无数的寻人启事,在很多寻人电视节目中寻求过帮助,只要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,一家人就立即出发,寻找孩子。”村民>>>嫌疑人曾帮着一起找过孩子王先生告诉记者,他从警方获悉,目前孩子已找到,但已经不幸遇害,由于案件正在侦破阶段,他无法透露更多的细节。9月6日,半岛全媒体记者在古城村探访时发现,对于这一家的遭遇,村民深感震惊和惋惜。“我记得孩子当时瘦瘦的,长脸儿,老实听话,成绩也可以。”一位村民说道。“嫌疑人和他是叔兄弟,当时亲戚朋友都帮着找孩子,这个嫌疑人当时也帮他找过孩子。”一位村民介绍,对于这一家的遭遇,不少村民深感同情和惋惜。“这些年他们家太不容易,挣的钱都找孩子了。”一位村民表示。男孩家的西户邻居江女士告诉记者,当年经常看到孩子在村里的大街上玩,只知道孩子的小名叫大兴,“今天是第5天了,周三(9月2日)中午12点左右,听说民警带着嫌疑人来指认过现场后,挖掘机就开过来挖了。”江女士告诉记者,男孩的家中还有一个姐姐,今年35岁左右,在邻村工作,平时不回古城村住。对此,古城村支部书记王德生说,18年前事发时,他不在村中,还没有担任村支书,对当时的情况也不太了解,“现在村委一直在做受害者家庭的思想工作,此前一家人一直幻想着孩子还活着,现在彻底失去了希望,我们都很担心他们一家人的精神状态。”警方>>>目前正在全力调查此事9月6日,半岛全媒体记者在古城村探访时发现,现场已经拉上了警戒线,一辆挖掘机正在现场挖掘,现场还有村民围观,半岛记者注意到,民警正在现场调查,被挖出来的有很多湿土和泥浆,挖出后民警都会进行检查,“挖掘机已经来了好几天了。”现场一位村民表示。王先生表示,为了找到失踪的孩子,他跟辖区内前后五任派出所所长都打过交道,每次警方也在尽力帮他寻找线索,他相信能有一个公平的结果。此外,半岛都市报也曾报道过他寻找孩子的新闻。据了解,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调查此事。辛酸>>>孩子失踪,逢年过节最为悲伤说到找孩子的艰辛过程,王先生忍不住落泪。“这是我心里最过不去的事,也是最难受的事。我父亲当年七十多岁了,兴兴是长孙,孩子找不到了,那两个月里全家都着急,父亲也急病了,两个月后老人就去世了。”王先生哽咽地说道。记者了解到,王先生今年63岁,孩子兴兴失踪了18年,18年前四十多岁的他正值壮年,家里的生活本来非常幸福美满,但兴兴失踪后,王先生为了找孩子只能打短工,无法找到固定的工作,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,最难过的时候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。“过年的时候孩子们给长辈们磕头,长辈给压岁钱,一毛五毛,多么热闹。”王先生说道,“别的孩子给父母磕头的时候,我就想着我的孩子,我的兴兴呢?”王先生说,即便是自己文化水平不高,连老年手机也不会看,但他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儿子。记者在王先生身上看到一股韧劲,虽然最心爱的儿子失踪这么多年,但他的精神状态很好,六十多岁的人头发还没有花白。“儿子丢了,别人都同情我,我说肯定能找到,我比较乐观。只有回家之后,躺在床上想来想去,就会想孩子想一夜。”王先生告诉记者,前几年每次吃饭都留着孩子的碗筷,但是一直这样下去太折磨人了,只能逼着自己面对现实。“这些年女儿和女婿为我们付出了很多,不然我们坚持不下来。”王先生说道。漫漫寻子路>>>寻子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蓝村古城走失一男孩:姓名王兴兴,今年10岁,上穿黄色毛衣,下穿奶油色条绒裤子,脚穿运动鞋,于4月6日下午(星期六)走失,有见到者请速与古城联系!”这是一张有点泛黄的寻人启事,文中所说的“王兴兴”是王先生已经失踪18年的儿子。在这张寻人启事上,还印有兴兴身着校服和戴红领巾的一寸照片,照片中的兴兴两眼炯炯有神……“孩子如果没出事,今年应该28岁了,家里早就该给他准备结婚的事了。”王先生告诉记者,这些年一家人的经历,一句话两句话根本说不完。2002年4月6日,这是一个让王先生一生无法忘记的的日子。从那天开始,他们一家的命运被残忍改写——他们的孩子王兴兴失踪了。事发当天下午五点多,王先生和家人发现,儿子兴兴一直没有回家。王先生说,孩子平时和班级里的一个同学玩得比较好,两家隔得不远,儿子兴兴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去同学家玩。于是,家人就去同学家寻找兴兴,不料却被告知孩子可能去了附近一处养猪场,一家人又去养猪场找了个遍,但没有发现孩子的任何踪迹。由于孩子一直没找到,王先生立即发动亲朋好友帮助寻找,村里的大喇叭也开始广播,但孩子仿佛人间蒸发一般,无影无踪。无奈之下,王先生只能报警,并在村子附近张贴寻人启事。不过,遗憾的是,经过一家人的艰辛寻找,还是没有等到兴兴回家的消息。但是,王先生并没有放弃,他把搜寻范围先扩大到了青岛,又扩大到了整个山东。寻找未果后,他又踏上了前往全国各地奔波的道路,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。王先生说,他和家人首先在即墨周边找了个遍,四处散发、张贴寻人启事,后来就扩大寻找范围、又去了平度、胶州、莱阳、莱西……“当时我带着干粮,带着一薄一厚两件衣裳,到处找我儿子。”王先生回忆,他住过旅馆,也住过好心人家,有时候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,天晚了也只能在外面躺一晚上,就这么扛过去。“只要有线索就去找,好多地方都去过了,最远的地方去过云南,开始的时候骑摩托车,后来坐汽车、坐火车去找孩子。”王先生说,这18年里自己寻遍了大半个中国,有一次钱和手机还被人偷了。“每次出门都是满怀希望去寻找,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,滋味真不好受。”王先生说,寻子路上的酸甜苦辣他都尝了个遍,最令他感到无助的是有时候孩子还没有找到,骗子就先找上他了。“我把孩子的信息发到网上后,听说我的孩子丢了,不少热心人打电话提供线索。”王先生说,一些骗子也趁虚而入,骗子抓住他寻子心切的心理,利用各种方式来诈骗。据王先生回忆,有一年他接到安徽蚌埠一男子的电话,对方声称有孩子的消息,但表示这么多年养育孩子,想让王先生补偿钱财。“当时骗子说得有鼻子有眼,还发来照片,我们信以为真,后来到派出所询问,警方调出照片原来是合成的,对方是骗子。”王先生说,虽然有不怀好意的骗子,但在寻子路上,他也遇到过很多伸出援手的好心人。“我不记得具体是哪个地方了,但是我记得是个理发店。”王先生说,他当时身上没钱了,饥肠辘辘,理发店的好心人听说他是来寻找孩子的,就给王先生下了一碗面条,这让王先生一直感动至今。“我一直没有放弃,心想着孩子一定会回来,孩子的户口至今都没注销。”多年来,王先生一直在打听孩子的下落,但始终没有收获,即便如此,他还是从未停下寻觅的脚步。2020-09-08 15:51:04:915佚名青岛男童离奇失踪18年堂叔系嫌疑人,父亲希望法律能严惩凶手青岛男童失踪18年堂叔系嫌疑人7561006440新闻新闻http://henan.china.com.cn/news/2020-09/08/content_41286312.htmhttp://henan.china.com.cn/m/2020-09/08/content_41286312.html张丹洁潇湘晨报这两天,“男孩离奇失踪18年,堂叔系嫌疑人”的消息,打破了蓝村街道古城村的宁静。9月6日,半岛全媒体记者在村里见到了男孩的父母,母亲独自坐在炕上,望着墙角发呆,63岁的父亲王先生希望法律能严惩凶手,还孩子一个公道。1/enpproperty-->责任编辑:张丹洁 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内容感兴趣: